<font class="03p43msdg"></font>
    <article class="03p43msdg"></article>

      1. 太原    17~20℃
        新聞中心
        “最低價中標”引發熱議,工程招投標製度改革任重道遠
        來源:中國建設新聞網 時間:2019-03-22

        工程建設領域“最低價中標”近來再次成為焦點話題。全國兩會期間,多位全國人大代表的議案直擊“最低價中標”現實痛點,引發不少人的共鳴。

        多位工程建設領域業內人士接受中國建設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招投標中的“最低價中標”原則,本意是為控製成本,獲取最大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但如果簡單機械理解並濫用“最低價”、約束機製不健全且視價格為評標的唯一要素,就容易使參與投標企業不斷壓低價格、形成惡性競爭。這樣一來,一些重視質量控製和成本核算的企業很容易被排除在外,而一些以次充好、以假亂真、不重視質量的企業卻中了標,自然會影響工程質量。

        被濫用的“最低價中標”

        《招標投標法》規定,中標人的投標應當符合下列條件之一:“能夠最大限度地滿足招標文件中規定的各項綜合評價標準;能夠滿足招標文件的實質性要求,並且經評審的投標價格最低;不過,投標價格低於成本的除外。”此外,《評標委員會和評標方法暫行規定》第二十九條也明確規定:“評標方法包括經評審的最低投標價法、綜合評估法或者法律、行政法規允許的其他評標方法。”顯然,“最低價中標”是有一定法律依據的。

        由於“最低價中標”能最大限度地節約資金,在一定程度上避免暗箱操作,一些業主單位為了“省事”“避嫌”,在對相關項目進行招標操作的過程中,紛紛采用“最低價中標”這種做法。全國人大代表、北京市建設工程質量第三檢測所總工程師田春豔日前表示:“如果投標方不顧成本,以低於成本價中標,在利益的驅使下,就容易導致後期出現偷工減料、工程質量低劣等問題;同時,還容易出現安全事故以及引發建築工人討薪等,影響社會穩定。”

        田春豔進一步指出,根據“劣幣驅逐良幣”的原理,一家單位采用極低價格中標,很快就會使整個區域或行業內的其他企業效仿,而真正講究誠信、重視質量、不斷投入提高科研技術水平的企業就會處於不利狀態,甚至無法生存。長此以往,健康的市場秩序將被嚴重擾亂,不利於質量強國戰略的實施。

        全國人大代表、中鐵四局集團總經理王傳霖也認為被濫用的“最低價中標”一定程度上會影響正當競爭。“一旦出現低於成本價進行惡性競爭,部分企業勢必會采取偷工減料、以次充好等違規方式來降低成本,這樣一來,必然會影響工程的品質。”

        中建一局集團第三建築有限公司第二事業部總經理曹豔軍在接受中國建設報記者采訪時也表示:“雖然有綜合評分法,但現實中很多業主為了利益最大化,還是會采用‘最低價中標’。這種方法從業主一方考慮看似是合理的,但如果約束機製不到位,就會導致參與投標環節企業間形成惡性競爭。”

        完善招投標製度迫在眉睫

        為防止“最低價中標”帶來的危害,住房城鄉建設部2017年發布的《建築業發展“十三五”規劃》已經提出,對采用常規通用技術標準的政府投資工程,在原則上實行最低價中標的同時,推行提供履約擔保基礎上的最低價中標,以此製約惡意低價中標行為。

        2018年8月,住房城鄉建設部在《對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第5839號建議的答複》中進一步表示,“最低價中標”是一種國際通行的做法,但在實踐運用中經常被濫用和錯用,加上誠信體係不健全和標後合同履約監管不到位,導致低價低質、弄虛作假等問題時有發生。

        針對這一問題,國家發改委方麵表示,目前正在牽頭研究修訂招標投標法,擬從嚴限定“經評審的最低投標價法”適用情形、賦予評標委員會對疑似低於成本價投標情況予以核實的責任、強化標後合同履約監管、加強招標投標領域信用製度建設等,遏製實踐中濫用和錯用“最低價中標”以及低於成本價中標問題。

        《招標投標法》等法律規定很明確,采用最低價評標法時關鍵的一點是“投標價格不得低於成本價”。但這一關鍵規定並沒有得到執行,在實際評標過程中無法評判是否低於成本價,反而是單純看報價,誰的報價最低就由誰中標。田春豔因此建議有關部門幹脆取消“最低價中標”的評標方法,采用綜合評標法或其他科學的評標辦法。同時,對從招標到工程建設的整個過程加強監督,保證招標公開、規範;完善招標過程中的問題追責機製。

        一位在中國政府網上留言的網友也建議應以成本價加上合理的行業平均利潤為基礎價,並綜合考慮信譽、業績、管理、技術等指標。同時要加大交叉或異地稽查力度,保證工程領域招投標文件資料與現場實際施工的情況相吻合。

        “‘最低價中標’在實際操作過程中的確存在很多問題,但是否完全取消也要具體情況具體分析。”大連嘉創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長臧維力向中國建設報記者表示,對於那些較為簡單、容易控製質量的工程,可以選擇“最低價中標法”;但對於工藝複雜或將對百姓民生產生長遠影響的工程,建議采用綜合評分法,這樣有助於保證工程質量。

        王傳霖則建議盡早建立“最優品質中標”製度,著力推進優質優價采購,鼓勵有條件的地方開展探索實踐,讓市場這隻無形的手發揮應有的作用,從而使“最低價”與市場價相協調。同時需要盡快建立健全科學合理的行業成本價格體係和監督約束機製,防範惡意低價投標;健全失信懲罰機製,嚴懲那些為自身利益在招標中弄虛作假,在中標後以次充好的企業,為招投標創造良好的製度環境和市場環境。


        版權所有 Copyright(C)2009-2018 山西AG亚洲集團有限公司 晉ICP備05000881號 Power by DedeCms